漂亮的银行女秘书 - 优优色影院

张洁是一家国有银行的一名普通职员,她28、9岁,人长得很美、很有风韵,169cm的身材,合体的工作服,使她修长的大腿还有丰满的乳房暴露无疑,加上一张俏美的脸,让她显得非常出众,是银行男职员追求的对象,那些色迷迷的男客户更是喜欢让她办理业务。 可是她的心气很高,对那些追求者都看不上眼,这直接导致了她直到现在仍是单身她内心却又很苦恼,但不是因为找不到理想的对象,而是因为她是新入行的,上头也没什么关系,被安排到储蓄柜台,每天和那些钱打交道,工作又很忙,精神压力太大了,回家后累得连一点精神都没有了。她想换个岗位,却苦于找不到门路。最后她决定不惜一切代价调换个好的岗位。 这天她在洗澡的时刻,在镜子中看到了自己美丽的身子,雪白的身体焕发出诱人的气息,她自己都为之着迷了……突然,一个大胆的念头闪现在她脑海里。虽然有些犹豫,但是她还是想试试。 过了不久,银行里开舞会。听说行里面许多领导都要来,张洁觉得这是个好机会。 那天晚上,她把自己打扮得很性感,特意化了妆,看上去比平时还要漂亮。到了行里面,她发现来了许多科长,还好,她看到了人事科长。人事科长姓薛,年纪大约有四十五、六岁了,长得不高,皮肤有点黑,坐在那里孤零零的。虽然许多男同事都想邀张洁一起跳舞,但是她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 她来到薛科长的面前,露出一个甜甜的笑脸,对他说:“科长今晚那么有空,请你跳个舞行么?” 薛科长好像受宠若惊的样子,连忙站起来。因为在舞会上一般都是男宾邀请女宾的,现在颠倒了,况且还是个大美人向他发出的邀请。 张洁让薛科长搂着自己的腰,自己的手靠在他的肩上,两人就随着乐曲跳起了三步舞。 薛科长闻到张洁身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清香,张洁上身的衣领开得很低,一道深深的乳沟显现出来,袖口一直开到腋下。她此时因为已经抬起了手臂,腋下的开口被两个丰满的乳房撑开,露出乳晕。薛科长可以看到到张洁乳房的轮廓,他看得心跳加速,血压升高,不过他还是装着很正经的样子,生怕张洁看出来。 张洁今晚穿着白色的短袖低胸上衣,为了更加性感,她没有戴乳罩,使自己的乳房轮廓可以显现出来脚上穿着高统肉色丝袜和黑亮的细高跟女士时装皮鞋,整个人显得婀娜多姿。她这时看到薛科长的眼睛老往她的胸部瞄,心里感到很兴奋,毕竟有了成功的希望。 舞厅的灯光很暗,几米外别人也看不到她在做什么动作。她将身体慢慢地靠近了薛科长的身子,下身已经碰到了薛科长的大腿。薛科也乘机把身子靠了过去,两人的腹部已经碰到了一起……随着舞步的起伏,他们的下身不停的摩擦着,张洁下身的短裙很薄,这时她感到薛科的鸡巴已经慢慢地变大了薛科也知道自己的鸡巴硬了,但是他看到张洁并没有拒绝的意思,胆子也大了。他故意把硬梆梆的鸡巴紧紧地贴在张洁的两腿中间,龟头不停地顶着她软软的阴户,张洁也没回避,还将阴户迎了上去。 薛科看到张洁这么开放,心想我今晚可真是艳福不浅啊,这么漂亮的女孩送上门来,不要可真可惜了当两人跳到暗处的时候,薛科长大胆地把手伸到了张洁的胸部,把她最上面的两颗钮扣解开,张洁的衣服立刻往下掉了一点,两颗乳房立刻露出一半,差不多可以看到她的乳头了。可是张洁对着薛科,别人在旁边是看不出来什么的,只有薛科一个人可以尽情饱览春色。 雪白丰满的乳房刺激着薛科的性欲,他把张洁往自己身上一拉,张洁的上身就靠在了薛科的胸膛上,乳房被压得变成扁扁的。 张洁害怕别人看见,连忙把身子缩回来,红着脸悄悄地对薛科长说“你喜欢的话,可以用手伸进我的衣服里面摸呀,知道么,你这样被人看见可不好。” 薛科长果然很听话,他把手从张洁衣服下摆伸了进去,从下面握住了张洁下半个乳房,入手的感觉又软又滑,用力一握还弹性十足。 他心里想:“年轻的女孩就是不一样,可比家里的老婆好的多了。” 看着漂亮性感的张洁,他恨不得立刻把鸡巴插进她的阴道里面去,不停地的干她。他把下身更加用力地顶着张洁的阴户。 张洁笑盈盈地对着薛科长说道“你那根东西可真硬啊,顶得我都快受不了了,搞得人家都湿漉漉的了。” 薛科笑着说: “是么!” 说着,他把手伸进了张洁的阴户,一摸果然很湿了,索性就用手在她的阴部摸来摸去,弄得张洁越来越兴奋。 她把薛科的裤子拉链拉了下来,把手伸进他的裆部,握住他的阴茎说“你的这根东西真大啊,被它插一下一定很舒服!” 薛科连忙接过话来说: “你想试试么?” 薛科长因为鸡巴已经硬得受不了,向张洁求欢,张洁笑而不答。 薛科又悄悄地对她说“等这舞跳完我先走,你等下到六楼我的办公室找我好么?” 张洁甜甜地笑着,轻轻地点了点头。 这时舞曲已经接近了尾声,两人连忙各自整理好衣服。 灯一亮,薛科就急匆匆地离开了。 张洁在座位上看着薛科的身影消失了,她怕被别人缠着,也若无其事的离开了舞厅。 她坐着电梯来到了六楼,发现走廊没有灯,不过有一间房间的灯光是亮着的,这层楼这时根本不会有人来。 她径直朝着那间亮着的屋子走去。 门突然开了,薛科长探出身子,看到了张洁,连忙向她招了招手。 张洁就进了房间,薛科长把门上了锁,回过身来,看到张洁正笑吟吟地看着他,他急不可耐地一把抱住张洁,两手就在她身上乱摸起来。 张洁推开了他,要他到里间,薛科长只好先关好了灯,领着张洁到了自己的办公间。 里间屋子暗了很多,不过现在谁也不可能知道这间屋子里面有人。 里面有一对沙发,豪华的办公桌大得像张床,薛科长随手打开了办公桌上的台灯。 薛科长看着张洁,恨不得立刻干了她,不过他看到张洁这时显得很拘禁; 因为环境不一样了,回到了办公室的环境,情绪已经受到了影响。 为了调剂一下气氛,薛科长就打开计算机,放了首舞曲,并对张洁说“我们在这里跳也一样的。” 于是两人又像方才一样,跳起了舞。 跳了一会儿,薛科长色迷迷地对张洁说“我的大美人儿、心肝宝贝儿,老跳这三步、四步闷死了,不如换个新花样儿,咱俩跳个贴面舞怎么样,我怎么做,美人儿就跟着怎么做,怎么样?我亏待不了我的心肝美人儿的。” 张洁脸一红,预感到要发生什么事情,但这又是她盼望已久的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于是,张杰微微一笑,娇嗔地说道“科长好坏,还要玩什么新花样,科长就是科长,我全听你的。” 说完,又是满怀风情地一笑。 这一笑,差点把薛科长的魂勾掉,他差一点就把张洁按倒在地板上狠狠地操这个美人。 薛科长先脱掉自己下身的衣服,露出自己已经勃起的鸡巴,接着又把张洁的裙子和内裤也脱掉了,只保留腿上的高统丝袜和脚上的黑色细高跟鞋,两人光着下身,紧紧抱在一起,薛科长的鸡巴这回是真地和张洁的阴户短兵相接了。 薛科长一边带着张洁跳着贴面舞,一边惬意地抚摸着张洁光滑而雪白的屁股,把鸡巴对这张洁的阴蒂一下、一下地顶着,张洁很快就被搞得兴奋起来。她紧紧抱着薛科,阴道里面的阴水流了出来,两人渐渐身子变得越来越热。薛科的鸡巴已经粘满了张洁的阴水,变得很湿,而且龟头已经滑进了张洁的大阴唇里面,紧紧地顶着她的阴道口。 张洁已经跳不动了,薛科长见时机已到,就拦腰抱起张洁妙曼的身子,把她放到自己的办公桌上。他自己站着,把张洁的上衣钮扣解开,双手用力揉搓着她高耸的乳房。 薛科长发现张洁的乳房坚挺而又丰满,一点都不下垂,像两座玉山一样耸立着,乳头尖尖地翘起,还有点硬。他哪里知道张洁其实还是个未经人手的处女,为了达到她的目的,她竟然用自己的处子之身来交换。 张洁那对结实而富有弹性的乳房被薛科恣意地揉弄着,她感到有点痛,不过这时候她只有忍着了。 薛科已经扶起自己的阴茎,他把龟头对准张洁的阴道,狠狠地插了进去。龟头捅破了张洁的处女膜,张洁痛得差点喊出来,不过她没有,她的两只手紧紧地攥着,强忍着疼痛。 薛科原以为张洁那么开放,一定不是处女,他用力插入的时候,一定可以一杆到底的,但只插进了一半,就被挡住了。他只好又狠狠地捅了一下,这次才整根插了进去。他只觉得张洁的阴道很紧,鸡巴被夹得很舒服。 他满意地对张洁说“你很少搞吧,阴道这么紧,我来替你弄大它。” 说完,薛科就把鸡巴用力地抽送起来。粗大的鸡巴不停地摩擦着张洁处女膜的创口,令她感到疼痛异常,但是硕大的龟头在她阴道深处又磨得她非常舒服,阴道里面的阴水不停地流了出来,在办公桌上面形成一滩汪水,和她的处女血混在一起。 薛科已经抽送得很快了。他一边狠命地捅着张洁的阴道,一边用力捻着她的乳头,张洁已经感觉不出到底是痛苦还是快活了。 阴蒂开始变得很大了,从阴唇中伸出来,碰到了薛科长鸡巴,随着他的抽动而被不停地摩擦着,这种快感是强烈的。 张洁开始进入极乐的世界,她的双手不自觉地握着自己的乳房,一下、一下的挤捏着自己的乳头。张洁感到浑身发烫,身上的汗珠不停地流淌下来,从阴道深处传来阵阵的快感,让她不能自已。 她开始扭动自己美丽的身子,嘴巴也张开了,口里面不停地发出“哦…哦…哦…”的呻吟声。 薛科长的龟头在紧紧的阴道内抽插、摩擦着,这种感觉是很强烈的。他心里想:“自己还从来没有干过这么紧窄的阴道,这次一定要搞个痛快。”看到张洁的外阴唇因为兴奋而充血,变得又肥又厚,紧紧地包着自己的阴茎,而小阴唇因为阴道太紧的缘故,在阴茎插进去时被阴茎扯进阴道,抽出时又被带了出来,而大量的阴水也随之涌将出来,这给他带来莫大的刺激,他更加用力地干着眼前这个漂亮的女人。 每次插进都紧紧地顶在张洁的花心上,他感到她在自己身下不停地颤抖着。 张洁已经进入了忘我的境界,她高高的抬起自己的大腿,好让那根鸡巴插得更深一些,阴部的快感已经传遍了全身,让她浑身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她现在深信,男人的鸡巴就是女人快乐的源泉而以前自己简直就是在虚度光阴。 薛科长的龟头已经变酸麻难忍了,不过他在强忍着,在要射出来时候,他就放慢了节奏,这时他的阴茎就会出现强烈的收缩,少量的精液随之喷在张洁的阴道里面。 薛科长抱起张洁粉嫩、修长的双腿,架在自己肩上,大鸡巴疯狂地抽插着张洁的骚屄,作最后的冲刺。 终于,张洁达到了情欲的巅峰,她感到阴道的肌肉不自觉地蠕动着,大量的阴水注满了阴道,随着阴道的收缩而涌向阴道外,屁股的肌肉紧紧地绷着,腰部用力地向上抬起,双手握成一团,口张得大大地,但却喊不出半点呻吟声。张洁美丽的双腿在薛科长的肩上不住地抖动,漂亮的高跟鞋在灯光的辉映下泛出诱人的光彩。 薛科已经感到她的收缩,知道张洁已经高潮了,他的阴茎努力摆脱阴道壁的夹击,继续在阴道中费力地抽送着,直到张洁的身子松弛下来……薛科长肥胖的身体紧紧地裹挟着张洁苗条美丽的身躯,贪恋地舔吮着张洁诱人的大腿和黑色的细高跟鞋。 两个人身上的汗水混合在了一起……三薛科长干张洁干得很过瘾,当他知道张洁是处女时,心里也很感动,对张洁所求之事,自然是有求必应了张洁从此也喜欢上了插穴,一有空就找薛科插自己的小骚穴。 过了一月有余,薛科长打电话给张洁,告诉她给她找了一个行长秘书的位子,问她要不要。张洁心中一想,行长秘书不就是接接电话,收收文件,很幽闲,还可以和许多大领导接触,确实很适合自己,就答应了。 最后薛科长约她晚上出来,张洁当然知道他要干什么,就很爽快的答应了。 两人来到酒店开房。 一进门,薛科就紧紧地搂住张洁的身子,手一伸就去摸她的阴户,张洁的阴户很快就变湿了张洁也兴奋地去摸薛科长的鸡巴,发现比平时硬得多,就拉着他的鸡巴顶自己的阴部。 两人都很急,于是脱得光光的就上了床,但薛科长依然像以前一样让张洁穿着黑色的细高跟鞋。 薛科长要张洁把大腿尽量分开,他扶着鸡巴就插入了张洁的阴道,快速地抽送起来,粗大发硬的鸡巴在张洁的阴道里面不停地抽动着。 张洁发觉薛科长的鸡巴比平时好像要粗许多,还很烫,磨得阴道很舒服,心里感到很奇怪,就问薛科长“薛科长,你今晚的鸡巴怎么这么粗啊,还很长呢,顶到人家花心了,我都快受不了了!” 薛科喘着粗气说:“别人送我的春药,我以前没试过,今晚才第一次用,没想到这么厉害,从家里一直硬到这里,整根鸡巴都涨得麻木了。” 张洁一听,就“嗤嗤…”地笑道“你真没用阿,要吃春药才行,是不是外面女人太多了啊,应付不来呢!” 薛科长连忙说: “哪里有啊!我很老实的,我吃这个,还不都是为了你啊!你前几次好像都没喂饱,这次一定要搞到你求饶了为止。” 说完薛科长用力地将鸡巴狠狠地插进张洁的阴道里,两人的腹部都撞在了一起。 张洁被他干得很舒服,呼吸加快了。她抱着薛科长肉敦敦的身体,享受着他重力地抽插,阴道里面的快感更加强烈。薛科觉得自己今晚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气,抽插的速度已经很快了,身子一点也不觉得累,只是浑身直冒汗,龟头的感觉好像挺迟钝的,快感并不强烈,不过就是喜欢那种越插越麻的感觉。 这样干了半个多小时,龟头还是没有平时要射的感觉。 他身下的张洁可就不一样了,被薛科插得浪水直流,口中不停地浪叫着,身子紧紧地抱着薛科长,两条修长、笔直的大腿翘起来死死地缠绕在薛科长的粗腰上,脚上的高跟鞋随着薛科长的疯狂抽穴微微颤抖。 张洁将下身一直用力地往上抛,她两个分嫩的乳头凸起,很快就被干到了高潮。 可是薛科长还没停下,他还是快速地插着张洁的身子,而且插得更用力。 张洁在高潮的时候,薛科长还在不停地操她,她哪里受得了,双腿用力一收,缠着了薛科的大腿,双条玉臂和娇柔的双手也抱住了她,全身都绷紧了。 薛科长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一股强烈的念头,就是狠狠地插、不停地插,一停就很难受。他只好用力分开了张洁的大腿,把她的大腿架在自己肩头,两只漂亮的高跟鞋搭在了薛科长的后背。 薛科长用力地往张洁身上一压,张洁的屁股被抬了起来,张洁也抱不到薛科长的身子薛科的鸡巴用力一捅,发现可以插得更深了,就捅进了张洁的子宫里面。 “狠狠地干她,插爆她的阴道!”薛科长在心里面这么狂喊着。 张洁在高潮中被薛科长更用力地抽插、更被干进了子宫里面导致的极其强烈的快感,让她牙根紧咬,阴道一阵更加强烈地收缩,一股股淫水流个不停。 由于薛科长的抽插,一直泻了很久才止住了。 持续长时间的泄身让张洁的体力很快受不了了。 她发现自己浑身发软,没有一点力气; 而薛科还在不停地插着张洁的阴道,龟头一下下地捅进张洁的子宫而张洁却没法阻止他,躺在哪里忍受着一波又一波的高潮袭来。阴水好像也快流干了,阴道在鸡巴的摩擦下越来越烫了。 张洁想用力地推开他,却一点力气都没有,只有在口中不停地求饶了。 在渐渐发干的阴道里摩擦使薛科长的龟头感觉到了痛,身子也感到很重了,动作只好慢了下来。 最后在张洁的一再哀求下,他只好抽出了阴茎,可是他这时还是没射精,发红的龟头好像被磨破了皮。薛科长觉得身子一软就躺倒在床上,将美人赤裸的身体紧紧地搂在怀里,两人就这样沉沉地睡去。 地上到处是两个人胡乱脱下的衣服,还有张洁在充满激情的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中掉落的漂亮诱人的细高跟鞋第二天,两人都请假了,薛科长的腰不能动了,张洁觉得下身发涨,两人都是因为做爱过度造成的。 四张洁在薛科的帮助下,很快就被调到了行长办公室,当起了行长秘书。她每日

悠闲轻松,没事烦心,性欲变得特别强烈。 她发现行长室里面王行长已经五十出头,整日

里绷着脸,让人敬畏;而许副行长很年轻,还不到四十,听说还没结婚,平时对她这个漂亮的女秘书也是有说有笑的,很喜欢张洁。 于是,张洁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没事就往许副行长的办公室钻,不久就引出了两个人浪漫的故事。 张洁当行长秘书已经有些日

子了,和王行长、许行长很熟了,薛科长又和其她白领小姐搞上了,找她做爱的机也就变少了。尝到性爱滋味的张洁怎么忍受得住,她的眼光转到了行长的身上,要是能和两个行长搞上了,要做什么就方便得多了。 她开始在行长们的面前变得开放起来,一有机会就去他们房里聊聊,展现自己性感的身子。她特意穿上色彩鲜艳的胸罩,让行长们可以透过白色的衬衣看到,这让她显得很轻佻,更有了挑逗得意思,吸引了男人们更多的眼光。 张洁还发现如果将自己的办公桌对着行长房间的走廊,行长们一出房间就可以轻易看到她的内裤,因为她穿着紧身短裙,只要将裙子往上拉一点,就可以将大腿分得很开。她想:“如果别人进出行长的房间,她就像平时一样合并双腿,别人是看不出什么的要是她看到行长们出入,就把裙子拉上来一些,大腿自然地分开了,不知道行长们是什么感觉啊。”她为自己这个想法感到很兴奋。 于是她决定试一试。 这天她穿着一条红色的内裤,是和胸罩一样的颜色,同时调整了桌子的角度,和往常一样坐着。等了很久,才看到王行长走了出来,张洁慢慢的分开了大腿。 王行长果然看到了张洁裙底的内裤,他脚步一下子就放慢了,双眼盯着张洁的下身,只见张洁雪白的大腿根,像两根嫩葱一样白嫩,色彩鲜艳的内裤,充满了诱惑和挑逗。不过王行长是个定力很强的人,很快压住了心中的欲念,但仍然多看了几眼。当张洁抬头的时候,他还是有礼貌地和她打了个招呼。 许副行长就很失态了他发现这个秘密后就一直盯着张洁的内裤看,还走到她的身前聊天,并故意蹲下来系鞋带,近距离地偷看张洁裙子底下的春光。张洁装作不知道,让他看了个够,她心里想到行长正在偷看自己的大腿,心里就特别地兴奋。当许行长站起来时,她发现他的裤裆竟然有点凸起。 “可能他的鸡巴已经发硬了。”张洁心里想到。 一想到男人勃起的鸡巴,张洁更加兴奋了,阴道里面竟然流出了些许淫水。 张洁看到事情进行得很顺利,开始变本加厉了。 她开始挑那种窄小的、薄薄的内裤穿越是那样,她就觉得越兴奋。她喜欢上了被行长偷窥的感觉。行长们的眼福也越来越好,他们看到张洁的内裤变得有点透明了,甚至透过内裤,可以看到阴户上方一块黑黑的阴毛,而阴户的轮廓也很明显,肥大的阴户一眼就看得出来。 张洁发现两个行长有事没事地喜欢上卫生间,乘机浏览一下自己的裙底。 她觉得时机成熟了。 这天,她上班的时候换上了一条平时不敢穿的黑色镂空内裤。她穿上后,对着镜子,看到透过内裤,可以看到自己的阴毛,因为里面的衬里被她剪掉了,她肥嫩的阴唇也可以轻易地被看到。 张洁穿着什么样的内裤,两个行长每天都会看的,不过最近张洁的内裤变得很有看头了,他们偷偷地看她那迷人的内裤一次比一次透明,阴户的轮廓变得越加清晰起来,搞得两个人都有点神魂颠倒。 这天早上,许副行长出来的时候,张洁有故意更大地分开了大腿,把下身暴露给行长。许行长也是很自然地看到了她的那个部位,远远看去,他以为张洁穿着碎花内裤可走近时,他发现那些碎花其实是张洁的皮肤颜色。 “她内裤里面不就是阴部了么!”许行长一想到这里,连呼吸都有点快了。 当他走到张洁面前时,他看到了张洁内裤里面的阴毛有些都跑到外面了,镂空内裤里面的阴户若隐若现,他觉得自己的鸡巴已经在慢慢变大。 他站在张洁的办公桌前,双腿好像迈不动了。 张洁故意装作不知道,她把手伸到内裤上,像是要挠痒一样,顺手把内裤往旁边一拉,整个阴户就露了出来,光洁多肉的地方让许行长完全能够一览无遗。 当她抬头时,看到许行长的眼睛正盯着那里看着,鸡巴已经变硬了。 她觉得可以动手了。 张洁把手中的笔故意掉到了办公桌前,对着行长甜甜地笑了笑。 许行长已经血脉喷张了,他看到张洁对着自己笑,知道她的意思。他马上弯下腰去,去拣那支笔,同时也靠近了张洁的大腿,近距离地看到了她的阴部和张洁雪白、修长的大腿,同时闻到了从张洁双腿之间飘出来的阵阵迷人的女人幽香。 此时许行长头脑中全是张洁迷人的微笑、漂亮双腿、美丽的阴穴和诱人的幽香,他的手终于忍不住伸向了张洁的阴部,用手在上面轻轻地摸挲了起来。 “好软的阴户啊。”许行长心里面惊叹道,自己的鸡巴也顿时地挺立了起来。 张洁感到许行长在桌子下面抚摸自己的阴穴,心里先是一怔,但马上就有放松下来,并把美丽的双腿分开的更大一些,以自己的阴穴迎接许副行长的“爱抚”,穿着黑色高跟鞋的双脚因为“爱抚”得十分舒服而不自觉地扭动起来。 许副行长用手抠弄着张洁的阴穴、梳理着她那黑亮柔软的阴毛。不一会儿,他发现张洁的阴道里面竟然有些湿漉漉的。 “原来她这么骚啊!”许行长内心感到非常惊喜。 他的胆子大了起来。他怕被王行长出来看到,就站了起来,把笔还给张洁,张洁接的时候,他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张洁笑着对着他,没有说话,也并没有任何不悦的样子。 许行长已经没有任何顾虑了,他要张洁到他房间去一下。 张洁点了点头。 两人来到了许行长的房间,门刚刚被锁上,许行长就迫不及待地抱住了她,撩起她的裙子,把手伸到里面,对张洁的阴部摸个不停。 张洁也非常主动,她也把许行长的鸡巴掏了出来,用手开始搓弄,许行长的鸡巴一下子就变得更加坚硬。 张洁的欲火也大了起来。 她要许行长别脱衣服,自己则把内裤脱掉,把裙子拉得高高的,转身趴在桌上,屁股抬起,对着许行长。 许行长立刻明白了,他扶着自己的鸡巴,把它对着张洁迷人的阴户,用龟头顶着她的阴唇,龟头从她的两片阴唇中间陷了进去,顶到了她的阴道。 张洁轻轻地呻吟了一声,把大腿分得更开了。 许行长一用力,龟头立刻插进去,张洁小腹一缩,屁股抬得更高了。许行长对准了角度,用力一捅,自己的鸡巴就顺着湿滑的肉壁滑了进去。张洁嘴里立刻发出阵阵娇声娇气的呻吟。 张洁阴道里面的淫水慢慢地越渗越多,一阵阵的快感从那里传到全身。 由于两人是第一次搞,而且又是在办公室里,所以彼此都异常兴奋。 张洁感到许行长的鸡巴和薛科长的鸡巴不一样,就是龟头特别的大,刮在阴道壁的时候感觉特别的强烈,自己一下子就来了快感,嘴里面忍不住呻吟,还将屁股不住往后顶,好让鸡巴插得更深一些。 许行长一手紧紧地搂住张洁纤细的腰肢,用力地配合着鸡巴的抽插,一只手从张洁上衣下摆伸进去,先是隔着张洁的乳罩揉弄了一阵,而后就伸进乳罩里面,一把握住张洁又白又嫩的奶子,用力地揉搓了起来,并不时地挤捏着张洁早已勃起的娇嫩的奶头。 张洁下体被许行长操着,细腰被许行长搂在怀里,高耸的胸脯又被许行长在掌中揉搓、玩弄她整个人的身子从上到下与许行长贴得密不透风,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的快感如汹涌的波涛席卷了她的全身。张洁此时忘情地呻吟着,双腿被许行长疯狂插穴的刺激搞得一点力气都没有,整个人把重心全部移到了趴在许行长宽大办公桌上的上身。 许行长知道张洁因为高潮来临的刺激已没有任何力气,就把自己的双腿与张洁的双腿缠在一起,以自己的力量支撑张洁的身体。 张洁不自主地将漂亮的高跟鞋在许行长的腿上不住地摩挲着,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的快感使她兴奋异常。 许行长虽然也和别的女人搞过,不过现在被自己插的是自己朝思暮想、一心想得到的漂亮的女秘书,年纪也不大,阴道紧紧的如今终于实现了占有她充满魅力的漂亮的身体,插起来就更有兴趣了,插得一下比一下用力。女秘书的淫水都顺着大腿直往下流淌不停。 张洁脚上的黑亮的高跟鞋跟在地上不住地扭动,两只漂亮的高跟鞋都快被许行长操穴操得从脚上脱离下来……也许是在办公时间,两人怕别人发现,都很紧张更主要的是一个龟头大,一个阴道紧紧的,抽插时快感阵阵袭来,许行长没多久就射了出来。他又插了几十下,鸡巴就软了下来。 许行长也不敢尽兴,只好把鸡巴拔了出来,可是张洁还在兴头上,不过她看到行长已经软了,也不好说什么,只好也站了起来。 许行长带着歉意对她说,下次一定满足她。 张洁对着许行长报以甜甜的一笑……这时突然传来了敲门声,两人立刻慌乱起来,连忙整理好衣服。 原来是王行长要找张洁有事,发现外面没人,知道她在许行长这里,就找了过来。 张洁立刻开了门,由于两人刚做过爱,脸都红红的,张洁的裙子都有点皱,衣服也乱了更令她难堪的是,由于她还没来得及穿内裤,阴道里面的精液开始顺着大腿流了下来,但又不能做什么,只好脸红红的站在那里。 王行长看他们把门锁了,本来就有点怀疑,现在看到张洁这样,而许行长的裤排被淫水也弄得湿漉漉的,心里面已经知道是什么一回事了。 不过他没有说什么,装作什么都把知道,他把手里的文件要张洁去复印,然后送到自己的办公室去。 张洁低着头,连忙离开这难堪的处境。 王行长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坐在沙发上,心里面怎么也平静不下来。他是个定力很强的男人,以前一门心思又都放到仕途和官场的争权夺利上,对女色倒是看得不太重。不过自从张洁来了后,她那年轻漂亮的容貌,还有婀娜性感的身子,令他焕发出来些许年轻的冲动特别是最近张洁变得越来越“骚”了,常有意无意地在他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体,更是勾起他内心深处的欲火,令他都有点魂不守舍。不过他的定力还是很强的,知道“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心里面并没有动张洁的念头,只是回家和老婆做爱的次数多了起来,倒是满足了他老婆那久旱的“自留地”。 今天的事情对他来说刺激得太强烈了,脑海中不断出现张洁那娇羞的样子,还有从大腿流下的白色液体,更有许行长那湿漉漉的裤裆——他们做爱的场面立刻浮现在自己的面前……一想到这,王行长的鸡巴就开始变得硬梆梆的了。理智开始变的模糊起来,他开始幻想着自己的鸡巴已经插进了张洁的阴道里面……疯狂地抽插……张洁淫水横流……美丽的女人在自己身下娇吟不停……正当他沉浸在美妙的性幻想之中时,张洁的敲门声把他拉回了现实。 王行长赶忙清了清喉咙,说道“进来。” 张洁推开门,款款地走了进来,身上带着一股女人特有的幽香气息。王行长两眼紧盯着张洁走路时飘动的裙子下摆和款款而行的雪白修长的双腿,头脑中闪现着这双美丽的大腿缠在自己身上的情景……张洁把文件放到王行长的办公桌上,就想出去,王行长突然对张洁说“张洁,你过来一下,坐坐嘛,我们没事聊一下好么﹖” “哦~行长找我有事么,我也没什么事,当然可以了。” “也其实没什么,就是随便聊一下,你坐下嘛……” 王行长说着用手指了指对面的沙发。 张洁只好坐了下来,心里面挺紧张的,不知道王行长会不会问刚才的事情。 她正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一抬头,看到王行长两眼睁得大大的,正盯着自己的下身看。她有点奇怪,突然才想起自己没穿内裤,内裤想必此时还在许副行长的办公室里,说不定已经被许行长当作珍贵的礼物收藏立起来。张洁分开的大腿把整个阴部都暴露了出来,而王行长正死死地盯着那里看着。 张洁立刻感到阴部凉丝丝的,一时不知道是该把腿并拢还是不动。 此时,她突然看到王行长的鸡巴已经把裤子顶起了一个大团包。 五张洁看到王行长盯着自己的阴部看个不停,而且他的裤裆已经隆起;她看到王行长这个样子,心里倒是变得平静下来。 她原来有点儿怕王行长,因为他总是给她很正经的感觉; 但他现在的样子使她心里的担心没有了。 张洁把腿继续张开着,心里已经有了主意……“行长 ,你在看什么呢?”张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地问。 “哦! 没~~没什么,小洁,你长的可真美!” 王行长知道自己失态了,连忙没话找话说。 张洁说: “是么,我觉得行长其实也很有魅力。” “怎么?啊。我都这个年纪了。年轻的女孩谁?喜欢咱呢? 你是在取笑我了。” 王行长笑着道。 张洁甜甜地说“我不这么认为的,我觉得行长很对我的吸引力很大啊。我其实很喜欢和你这个年龄的男人交往的。” 王行长连忙问道“那你不喜欢年轻英俊的男人么? 你应该和他们交往才对啊。你为什么?喜欢老男人呢?” 张洁说: “其实我不是一个好女孩。” “不会吧?”王行长眯起两只眼睛紧紧盯着张洁美丽的面庞和修长的大腿,意味深长地叹息道。 张洁说: “我小的时候父母在外地工作,我就和爷爷住一起。” 王行长说:“好可怜呀!爷爷对你好吗﹖” 张洁道“很好阿!我爷爷他有个朋友,五十多,常来我们家,我很喜欢他。” 王行长说: “哦,是忘年交呀。说来听听,后来呢﹖” 张洁说:“我们很好。你想知道原因么?” 王行长说:“当然了,说来听啊!” 张洁偷偷地看了王行长一眼,眼中流露出一抹春情,她说道“那是我读初中时。有一天我在家做作业,王伯来了,我爷爷没在家,他就和我聊……” 王行长心说:“跟我一个姓。”嘴上说:“聊得很投机﹖” “是啊,可是他突然摸我的头,我没动啊,他就又用手摸我的胸部,我和他很熟的。我那时也不知道他要干嘛。” 王行长心里一动,赶紧问道: “你没反抗么?没有叫人来﹖” 王行长这时心里既有些吃惊,又有点迫不及待,他很想听张洁说下去。 张洁接着说“他就把手伸进我的裤子里,摸我的那里。他用手指捏我的阴唇,我那时就很害怕,不过我喜欢王伯,我就让他摸我了。说真的!我那时不太懂性,但他摸得我很舒服。他后来几次都对我这样,不过有一次他要我摸他的鸡巴,我也好奇,就摸了……” 张洁说道这里,已经变得兴奋起来,阴道里面也慢慢流出水来。 她是故意要勾引王行长,才和他说这个故事,就是要勾起王行长欲火,主动和自己搞。 她看到王行长已经变得呼吸急促,裤子顶得更高了,脸都变红了,知道他已经快忍不住了,就接着讲刚才的故事。 “他那天就带我去看电影。在电影院里,他看了一会儿,就要我到后面的包厢去。因为白天都没多少人看啊,后面都是空的。他在里面就脱掉我的内裤……哦~~他用手搓我的阴部,哦~搓得我那里好烫、也很热。哦~~我……我就流出水来了……” 张洁说道这里,她看到王行长已经把鸡巴从裤子里面掏了出来,粗长的鸡巴比起薛科长和许副行长都要大。她看得下面的阴蒂都发硬了,说话的声音都发抖了。 张洁把手伸进了自己的裙子里面,用力地搓着阴蒂。王行长把鸡巴握在手里,也忍不住地套弄起来,嘴里面不停地说着“说啊~~不要停~~说下去啊!!” 张洁一边手淫一边接着说下去“~~~~王伯把鸡巴掏出来了。嗯~~~把我抱在他的大腿上,哦~~~用龟头顶着我的~~~阴部,磨擦起来。哦~~~我都被他弄得~~~很兴奋了。哦~~下面水也多了起来。哦~~他搞的我那里好多水!哦~~~好多水啊!!!~~~~我受不了了~~~~行长啊~~~你的鸡巴好粗啊~~~好硬啊~快插我啊~~~快啊~~~我好难受啊~~插死我啊~~~” 张洁说到这里,阴道里面一股阴水已经涌将出来,流到了自己雪白的大腿上,脚上的高跟鞋因为自慰的快感而抖动,又尖又细又长的高跟鞋跟敲打在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咔咔”声。 她看到王行长已经把上衣脱掉了,下身也剩下一条内裤,而且已经拉了下来,勃起的鸡巴翘得高高的; 张洁就也把裙子脱掉了。 这时,王行长如猛虎一般已经扑了过来,一下子就把张洁的衣服乳罩扒光了。他抱起张洁,疯狂地吻着张洁红艳润泽的双唇,两只手用力地抚摸、揉搓着张洁高耸的乳房和丰满的屁股。 王行长把张洁放到地上,张洁立刻把大腿分得开开的,王行长扶着粗大的阴茎,对这张洁那湿糊糊的阴道就插了进去,双手紧握张洁脚上黑色高跟鞋用力地抽插起来。 张洁立刻浪叫起来“哦~~好大啊~~~好舒服啊~~~插啊,用力~~哦~~” 王行长喘着气说“我的鸡巴~~~嗯!!比那王伯大么?嗯~~” 张洁浪叫着说“大~~大得多了~~喔~~~用力啊~~用力插我~~” “啊~~你的阴道好紧啊~~~夹的我~~~噢~~小洁用力夹啊” “行~~长~~插深点~~洁洁里面痒啊~~~我好爱你啊~~~” 王行长把鸡巴更加用力地捅着张洁的阴道,张洁骚穴里面已经流出了大量的淫液,每一下的抽插都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把两人的腹部都溅湿了。 被阴茎带出的阴水顺着张洁丰满的屁股流了一地。 张洁被王行长干得全身瘫软在地板上,脚上漂亮的黑色高跟鞋因为抵不住的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快感而不停地蹭着地面,细细的高跟鞋跟发出清脆的“咯咯”声……两人很快就进入了极乐的性爱世界。 【完】 26271字节[ 此帖被24k纯狼在2014-11-07 22:10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