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莲姑 - 优优色影院



  某人乃嘉靖三十一年生,此人二十八岁矣,名唤朱道明。父亲乃当朝极品,母亲一品夫人,生在浙江矿州市永嘉县人氏。
  娶了兵部王尚书之女,自是金合娇姿,兰闺艳质,十分标致的了。
  夫妻二人十分恩爱。只是这朱公子自小曾读嫖经,那嫖经上说,妻不如妾,妻不如婢,婢不如妓,妓不如偷。把这个偷宇看得十分有趣。他把家中妻妾婢,俱己用过。
  这妓不必言之,把这偷之一宇,便心心念念的做着。也被他偷了许多。
  他是一个贵公子,那偷妇人,自然比别人不同,容易上手。他倚仗容易,把这椿事看得不打要紧了,到处着脚,都畏他威势,不敢不从。
  各处姦淫无度,村户的妇女,有几分颜色,无不到手。就是邻近人家租他家屋住,也定然不肯饶他。
  按下朱公子,且说永嘉县一个良人家,姓伍名星,年纪三十岁了,娶了一妻室,年纪二十余岁。
  其母梦莲而娠,取名莲姑,果然有羞花闭月之容,落雁沉鱼之貌。
  夫妻两口做些小生意度日,伍星还有一个同胞兄弟伍云,己甘五岁了,未有妻室。生得一身气力,胆大心粗,就在温州为民兵。他独自一人在营伍中住下,常常过一月或两月来见兄嫂一次。
  不期一日,那伍星去营中望伍云,一时未回,日色将午,莲姑在家无水炊饭,乃自提小桶向井边汲水。那水井高他家门首四五家门面,正汲了提回,劈面撞见朱公子。
  莲姑急急提了,往家中闭门进去。公子一见道:“好一个标致妇人,原来往我家房屋的,怎生一向并不知道。”
  朱公子急急还家,叫家人来问:“井边过去几间,那房子里住的人家,姓甚名谁,作何生理﹖是那一个家人租﹖”
  这事向来是朱吉管的,忙唤朱吉到来道:“怎么一向有这样一个美妇人,为何不通报我﹖”
  朱言道:“这人家姓伍,是上年移来的。因他兄弟是个粗人,在营中当兵,动不动杀人放火的,恐公子为者此事招他妻子,所以不敢说知。”
  朱公子道:“我巍巍势焰,赫好成名,我不寻他罢了,他怎敢来寻我。你不知道,我是前生注定的,若福薄,那里消受得起。”
  又道:“伍家妻子须为我谋之,这样标致妇人,怎肯放下罢了。”
  朱古道:“伍云虽然粗莽,他的哥哥伍星为人极是本分。想他的些须生意,夫妻二人那里度得﹖不如先待小人去诱他到衙里来,与他说出情由,如妥当,大相公藉他三五两本钱,饶他房租﹔若不肯,赶他出屋,再寻他事故,把利害言之,他自妥当也。”
  公子说:“银子小事,只要事成,应承到手,重重赏你。”
  说了,朱吉欣然竟往伍家。
  恰好伍星己归,朱吉挽了伍星的手,一头说一头走,看看踏到朱衙门首,竟到朱吉房里坐下。
  朱吉方才说出道:“我家公于为人,极是个风流慷慨的汉子。只是成风流了些。见了人家一个标致妇人,就是苍蝇见血的一般,死也不放,定要到手才佳。一相好了,十两半斤也肯阴济,若还逆了他的意,便弄得那个人家人亡家破,还不饶他,直待那妇人到手方休。可笑那班妇人,好好的依头顺脑,趁他些银子不要,定要讨他恶性发。弄得死里逃生,端然定要遂他心事才饶﹗”
  伍星道:“也是个财势通天。所以干得这般买卖。若是我们这般人,做梦也还轮不着哩。”
  朱古道:“今日有一椿事,我有些疑心,我故特来问你。今日我公子午前在你门外井边见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妇人汲水,不想被他见了,他又蚂蝗见血的一般叮住,查访众兄弟们。说是伍家。我想井边只有你姓伍,你停会归家问你令正,今日曾出门汲水么﹖若不是他还好,若是你的时节,又是一椿疑难事了。”
  伍星呆了一会道:“哥,十分是了。我早晨不曾汲得水,便去望兄弟才来。他午上做饭,见取无水,得自去汲了。如今怎么求得一个计较,方可免得这事﹖”
  朱吉道:“若果是怎生免得﹖”
  伍星道:“哥,做你不着,我连晚移在兄弟处罢。”
  朱吉道:“不好,连我也活不成。连你兄弟也吃不成粮了。”
  伍星说:“不信怎生利害﹖”
  朱吉道:“我方才说的,倘若不依从他,便生毒害你。若要移去与兄弟住了,他便把我一状告在府里,说我与你妻子通姦,将他金银若干盗在你家藏。恐一时知觉事发,暗地移住兄弟某人家窝因。那时我被他分付的,上些小小刑法自然招供,你却如何﹖”
  伍星见说,目定口呆道:“这事怎了﹖”
  朱吉道:“依了他便公安婆乐,得他些银子做本钱。况妻子还是你的,神不知鬼不闻,只我四人知道,有何难事。”
  伍星说:“恐我莲姑心下未肯。”
  朱吉笑道:“人家妇女瞒了丈夫,千方百计去勾人,一个丈夫明明要他如此,那里有个不肯的。他日内装腔不允,心中乐不可言。你今回去,把我这番说话,细细与嫂嫂说知,我黄昏时从你后门来接他。明日早早送他回来。少也有几两银子哩﹗”
  伍星说:“想来实难,这忘八要百人骂了。”
  朱吉道:“他人怎生知道,难道我来骂你。这雾水夫妻,也是前世种的。自古三世修来同一宿,又曰千理姻缘使线牵。我和你是强不得的,若是得他喜欢之时,后来享用不尽。”
  伍星起身作别,回到家中,见了妻子便问:“你今日午上可往井边汲水么﹖”
  莲姑道:“因做饭汲水,我去汲的,正汲完了,提水归家,不想正撞着朱公子。他便立定了脚,直看我,闭上门方去。有这般样一个书呆,你道真可笑么﹖”
  伍星叹了一口气,不说。
  莲姑见丈夫不乐,便问为何着恼,伍星把朱吉利害之言,前前后后一一说了。
  莲姑道:“这般事如何做得。自古欲人不知,除非莫为。一被人知,怎样做人﹖”
  伍星说:“人无远虑,必有近优。此事今晓从他,住命可保。待我悄悄去到杭州海宁,租下二间住房,家伙什物,早先移去,安顿定妥了,与兄弟说知,一溜风去了,方可免祸。若不如此,恐萧墙祸起矣。”
  莲姑道:“羞人答答,怎生干者这般事来。”
  伍星道:“不然,自己浑家肯送与别人睡的﹖只是保守你我性命之计,只索从此罢了。”
  夫妻二人正商议间,天色看看晚将卞来,只见朱吉推门进来,笑吟吟道:“恭再,公子说道你是忠厚人,着我送十两白银,红绿纱二匹,与嫂做衣服穿。”
  伍星道:“真正晦气,汲出一桶水儿,做出这般大事。”
  一边说话,把这银纱收了进去,连忙将钱买些酒看请朱吉吃。说说道道,不觉已到黄昏。
  朱吉催了莲姑,往后门从私路而去,进了朱佰后门,领他到公子外书房坐下。
  只见书房里面,果见朱公子来,笑嘻嘻上前作揖。
  莲姑还礼,朱吉柠出酒盒,放在灯前,朱吉出门去了。
  公子拴上房门,便斟了酒一杯,送与莲姑,自己吃了一杯坐下,叫伍娘子请,莲姑只是假意不吃,公子再三劝他,略哈一口儿放下。
  公子自吃了几杯,走到身边劝他,只是不吃。
  公子见莲姑娇羞满面,忒煞迷人,心头喜不自胜,欺近其身旁,拉住手儿,在莲姑酥胸肆意轻薄。
  莲姑面泛彤云,双颊朱赤,被公子百般揉弄,钮儿脱扣,酥胸半露,那鲜剥鸡头肉,雪白之玉座,艳红之肉蒂,若隐若现,呼之欲出。
  被公子抱至床沿,扯下小衣,一双玉腿,晶莹粉嫩﹗
  莲姑乃无毛白牝玉户,一抹桃缝光洁可人,公子喜不胜收,推倒床上,拍开粉腿,插入玉杵,恣意云雨起来。
  莲姑既失身,也不再矜持羞涩,挺着牝户,扭腰摆臀,曲意奉迎。
  须臾,雨住云停,脱衣就枕。到五更,重整余情。天明起身,公子自送莲姑归家。
  正是:
  玉莺声,沉影绝。素手相携,转过花阴月。莲步轻移缓又软,怕人瞧见欲进羞。
  洞房幽,小径窄。拂袖出门,踏破花心月。钟鼓楼中声未歇,欢娱妙境佳人怯。
  拥香拿,竹两结。捏雨扔云,暗把春偷设。苦短良宵容易别,试听好语深深说。
  口脂香,罗带给。订海誓山,尽向枕边设。可恨鸡声催晓别,临别犹自低低说。
  自此,或时来接,或时间隔几日,两下做起,算来也有一个月了。
  莲姑一日与丈夫说:“你如今作速往杭州租下房屋,快快回来,与你商议。”
  伍星取些盘缠银子,往杭州不提。
  且说朱公子一日自来要接莲始到家,莲姑道:“我那丈夫让我与你做了勾当,朱吉管家原说公子抬举我们一场富贵,如今弄得衣食反艰难了,我便说公子是个贵人,他怎生肯食言,只是我不曾开口,说他忘怀了。如今你打听外边有什么好做的生意,我与公子藉百十两银子,与你做本钱,趁将出来,只要準準还他便了。他今日欢欢喜喜,往宁波间做誊鱼的生意去了。若是回来,要公子扶持他一番,也是抬举我一场。”
  公子笑道:“这百把银了,极是小事。今晚你到我家下去睡。”
  莲姑道:“今晚家下无人,你寻别人去罢。”
  公子道:“我想着你,要与你睡哩。”
  莲姑道:“我这边房屋虽小,且是精洁,只没有好舖陈。你着朱吉另取一被褥来到我家睡了罢。”
  公子进房一看,说道:“果然精洁。”
  随到家中,忙着朱吉取了被褥枕头,放在伍家。
  莲姑故意放出许多妖烧体态,媚语甜言,奉承他这一百两银子。
  公子最喜莲姑无毛白牝,故意仅着肚兜,半露玉户,房中走动,诸多引诱﹗
  朱公子十分着迷,莲姑又去取了他头上一枝金挖耳,到后来二人做事比每常大不相同。
  公子问道:“与你相好月余,并不曾见你如此有趣。缘何今晚这般有兴﹗”
  莲姑道:“在你家书房做事,恐隔墙有耳,故不放胆。今在我家,两边又无近邻,止得你我两个,还怕谁人,拘束怎的﹖”
  公子道:“原来为此。”
  从此再不到家中去也,自此,把这朱公子弄待火热,无日不来。
  且说伍星一到杭州,他道此处乃省会之地,若居于此,恐乡试秀才或衙门人役往来看见反为不妙,不如往海宁县中住下,那个寻得我着﹗
  竟搭了船,往海宁县北寺前,租下一间住房,交了房银,遂往温州归来。
  莲姑正出后门,见朱公子半醉不醒的。撞将过来。莲姑接着笑道:“我特来接你,我丈夫拿了银子方才往宁波去来。”
  公子堆下笑来道:“姐姐,如今同你往家去也。”
  一步步同到伍家,莲姑把酒大碗送去与他吃,一块儿坐下,搂搂亲亲,两个调得火滚。
  公子带酒,又行了些房事,莲姑重新又灌他十来碗,酒至黄昏时候,果然人事也不知了。
  伍云兄弟已进了门,伍星忙送妻子下了船,连忙进城赶到家中。兄弟二人把朱公子抬在地下,将上下大小衣服脱得精赤,巾结金簪,尽情取了。
  把舖陈捲起,衣服之类打做一綑放下,伍云预备下五色笔墨,把公子画上一个天蓝鬼脸,红眼晴,红嘴唇,浑身五彩,画了一个活鬼,就似那迎神会的千里眼、顺风耳一般模样。
  又把沥青火上熬熔,用了禾梳把他头发梳通,蘸了沥青于木梳之上,又梳他头髮,那髮见了沥青,都直矗起来,就是那吕纯阳收的柳树精一般,十分怕人。
  装点得完,已是五鼓,城门已是开了。着伍星拿了石块,到朱衙大门上擂鼓一般乱打,那门公报人里边,一众管家想道,这门打得古怪,唤起了二十余人,各执了枪棍在手,方才开门。
  伍星听见开门,上楼驼了舖盖出城。
  这伍云手执青柴,一把提起朱公子,直到街上,着实打来,朱公子还是半醒的,叫声呵哟,便往家中走来。
  恰撞着朱家正开大门,火光之中见一活鬼往内抢人,众家人都吃一吓。吶一声喊,乱打乱溯。
  公子口中叫说:“是我。”人多乱杂,那里听得出,直赶到公子书房中。
  朱道明急了,竟往自己床下扒进去躲。
  一众家人道:“好了,大家一齐乱溯。”
  弄得血腥气臭得甚紧,想到一定死了,天已大明。众人把钓钉枪钩将出来,仔细一看,见身上画的一般,把水去拨在身上,见肉是白的,许多枪孔。
  又将水把脸上一泼,雪白一副好脸。众人上前仔细一认,叫声:“不好了,不知被何人用此恶计,如何是好﹖”
  他父母在朝,妻妾俱在家的,听见丈夫被人谋害,看了尸首,便呼天抢地一般哭将起来。
  家中男妇大小一齐大哭。
  止有朱吉说:“昨夜相公在伍家去歇,一定是他家谋害。”
  一齐去看,止留得一张桌子,两张竹椅,一张凉床,其余寸草也无。
  大家齐说是他谋害,不必言矣。往军营来寻伍云,众行伍道:“他告退钱粮,己五日矣。”
  众人只得赴府告理。
  那太守见是当朝公子,自然準理,差捕究竟起来,说道:“人是你家家人戳死的,与他何干,况又无证据,乃捕风捉影之事,那里究得。”
  这案子慢拖缓放了。
  这伍家船只,竟往海宁住下。莲姑取出前银,兄弟二人贩些杂柴生意,己发千金。
  不想莲姑向与朱公子爱极之时,身已受孕,后来十月满足,生下一个儿子,眉清目秀,宛如朱道明一般。
  伍云道:“嫂嫂在上,此子不是亲骨肉,仍是朱家孽种。我兄弟二人辛勤苦力挣了家私,终不然又还仇人之子。拿来溺死了罢。”
  伍星见说:“贤弟见教极是。”
  莲姑急止曰:
  “不可,虽非丈夫所生,实是妾身所育。怎忍一旦弃之。如今叔叔年已长大,尚无婶婶,妾身年幼,必然还有生育。存下此于,待断哺乳,待后生了子侄,将此子付还朱家,使他不绝宗后,亦算一点阴德。朱家虽是谋姦,原係明求,亦非强佔。百有余金,亦不为霸。理合将此子断乳送还,使朱家不幸中之幸也。”
  伍氏兄弟连声道好。
  其年,伍云娶下一房妻室,就是海宁东门外人,次年就生一个儿子,莲姑生的已是三岁,那疮痘己出完了,遂断了乳。
  莲姑次年又生一子,与伍星道:“如今子侄都有,可将朱子送还。”
  伍星道:“怎好送去﹖”
  莲姑道:“谁着你上门送去,但须我写数字,付与朱吉,直道其事。待至夜间,把字缚在朱儿身上,天明开门,他家便知分晓了。”
  伍云道:“嫂嫂,你写下书来,待我与你做个囊,送他去罢。”莲姑次日写了一封字儿,又把向时取公子头上的金挖耳,一总封了,缚在朱儿身上。
  炒了乾粮炊饼之类,伍云取了盘缠,别了兄嫂妻子,往永嘉而来。
  到了永嘉,进得城来,已是上更时分。
  投了酒肆,吃了酒饭,睡到天色饭明,抱了小儿竟至朱家门首,轻轻放下,他即时离去。
  只见朱家开门,正是朱吉往街上来,听得小儿哭响,连忙回头,一个三四岁的娃子哭响。
  朱吉一见,吃了一惊,往下一看,那娃子面貌竟与亡过的公子容貌一般。又见衣带上缚着一封书,上写温州府水嘉县朱府管家开拆。
  朱吉想道:“不知什么原故。”
  正在那里思量,不想朱尚书终日为着无有子孙,十分烦恼,其夜三更时分,他与夫人皆得一梦,梦见儿子说与爹娘:“不须烦恼,你的孙于今日到了。”
  醒来,夫妻二人正在说梦,两下一般言语。只见朱吉把了娃儿进内,传与王尚书小姐得知。
  那公子妻房听见,忙忙传与公婆。
  老两口儿都在堂上,先把娃儿一看,两老人家见他面貌仁如儿子一般,暗暗称奇,就把字儿拆开。见七枝金挖耳,媳妇上前认道:“此挖乃媳妇之物,上面有字,四年前丈夫取去挖耳,遂戴于头上。后来媳妇取讨,云己被伍家莲姑要了。缘何在此,书中必有缘故。快将书看。”
  上写着:
君家公于逞豪强,姦淫人妻人洞房。
幸尔朱门生饿浮,阴功培植可绵长。
  后又写:此子生于嘉靖三十二年,癸丑岁,正月十七日卯时,其间事故,问朱吉悉知。
  朱吉便道:“是了。小公子是伍家妻子所生,实大公子亲骨肉也。”
  众人齐问,把那年汲水情由,后来谋害之事,一一说知。
  媳妇道:“向来无处寻获,想他必有人在此,快着人四下跟寻,送官究罪。”
  朱尚书道:“不可,当日这事,乃是不肖子自取其祸。况人之生死,亦是未生之前注定,岂能改易。如今蒙他送还此子,极大恩德。遇着不明之人,恨已入骨,早早送命死矣。况寄来诗上,还劝积阴功培植,岂可思特优报乎。今日我们正是不幸中之幸,无孙竟有孙。”
  即时分付管家,把娃儿沫浴更衣,接取诸亲,各自齐来吃酒,悉道其祥,就席上取名未再辉。
  尚书自此放生戒杀,斋僧布施,修桥砌路,爱老施贫,装修佛像,饶租免利,持斋念佛,藉字敬书,一应家人,不许生事害人,足迹不思公门。
  极恶一个人家,竟变为清凉世界。
  王小姐一心看管再辉,直至二十一岁进学,某年中了进士。
  后来知觉伍家莲姑是他母亲,差人通处寻访,竟无蹤迹。
  伍氏兄弟己极富矣,子侄进了学,俱昌隆于后。
                               - 终 -